甘做西南绿色屏障卫士 为生态文明建设保驾护航——记第二届“全国最美森林医生”勐腊县林业和草原局森防站站长谢春华+外汇交易的平台

2020/1/17 23:15:50 栏目 : 围观 : 35次

勐腊县林业和草原局森防站站长谢春华是个“女汉子”,她曾开着快报废的皮卡车,拦截从疫区私自运出的树木。“女汉子”有一颗柔软的内心,她曾因为没救活一棵树而心痛过。

迎战强敌

缘,妙不可言。

如今的“全国最美森林医生”,当初的高考志愿是医生。

“我报了医学院,分数不够没被录取,机缘巧合被西南林学院录取。”谢春华笑着回忆往事,“接下来一直跟森林和大自然打交道,慢慢也觉得这个专业还行,我还挺喜欢。”

1992年,谢春华走出校门,回到家乡西双版纳州勐腊县,进入林业局工作。很快成了技术骨干,承担起多项重点专业技术工作。

勐腊是国家重点生态保护区域,是中国与缅甸、老挝、泰国直接进行经贸交易的木材和林产品集散地,森林病虫害防治检疫工作“压力山大”。“要了解植物、了解昆虫,还要了解药剂使用等。”就这样,曾经志愿当医生的谢春华,成了名副其实的“森林医生”。

2001年,32岁的谢春华担任勐腊县林业局森防站站长,开始指挥一场场外来重大林业有害生物入侵的硬仗。

一个强敌出现——椰心叶甲。

椰心叶甲也是外来检疫性有害生物。它的攻击手段直击内心——直击寄主最幼嫩的心叶,直至将植株折磨致死。

椰心叶甲危害以椰子树为主的棕榈科植物,它的入侵曾给椰树之乡海南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勐腊村村寨寨是一道道椰树风景线,很意外这些椰树却被椰心叶甲看上了。“被椰心叶甲残害过的椰树林像被火烧过一样。”发现疫情后,谢春华的心揪了起来,为此她冒险架攀爬高梯示范挂药,一边抢救,一边给村民普及防治知识。

深夜追缉

2011年,勐腊边境地区很多椰树生病,谢春华起先预计情况不会太严重,但赶到现场一看,已经有几棵树接近干枯。但是,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情况的严峻,甚至成了椰心叶甲的“帮凶”。

在勐腊南部的勐捧、勐满等地的傣族居民,房前屋后都喜欢种植椰树,而椰树在西双版纳州内调运的情况比较频繁,不时出现在不办检验证情况下的私自调运。

一次,有群众举报勐腊县勐捧镇有人私自调运椰树外出,这里正是椰心叶甲疫区。此时已是傍晚外汇交易的平台,谢春华立即叫上两名女同事,跳上一辆快要报废的皮卡车,由谢春华开车,往景洪方向追去。

深夜,一辆老车,3名女性,100公里外,终于在景洪境内截住了这批椰树。了解得知,椰树运往景洪,用于打造江边景观。

谢春华和同事立即将现场封锁,监督相关人员用3天时间进行现地药物处置,处置完成达到要求后,才定植。

女汉子和老皮卡

2014年,一次在勐仑做完红火蚁防治工作返回县城的途中,谢春华开着皮卡车载着两名女同事进入勐远的一个隧道后,由于换气、灯光等原因,挡风玻璃外突然被浓雾笼罩,无法视物……

“就听见后面有大货车不停按喇叭,我说如果它刹不住车我们就完蛋了!”谢春华说,“道路边界也看不到,只能凭着感觉开,还好和对向车道之间有小墩子隔开,我感觉到我的车一直在撞小墩子,‘咔咔咔咔’一路响。”

“还好,安全过关。”谢春华驶出隧道后还有些恍惚,问车上同事是不是自己眼睛出问题了,当时什么都看不见。“她们两个也说当时什么都看不见,真是捡回一条命。”

这是谢春华最后一次和这位“老战友”并肩战斗。2014年,老皮卡报废。

近年来,在她和同事面前还有两股“外来敌对势力”虎视眈眈,对勐腊发起一场场偷袭和强攻。

磨人“小妖精”

薇甘菊,有植物杀手之称,这种藤本植物生长极快,以种子或茎节生根繁殖、传播,入侵林农地,能迅速覆盖植被,使其被绞死或因缺少阳光、养分、水分而枯死。它对森林生物多样性影响很大。

这种恐怖植物原产于中美洲,随着苗木、木材等载体从老挝入境勐腊,2015年后在勐腊边境地区经常发现新增的薇甘菊爆发点。

“现在可控范围。”薇甘菊“偷渡”到勐腊后,谢春华和同事们便采用化学和物理防除结合的方式对付这磨人的“小妖精”。

发现薇甘菊蔓延,首先用无公害药物喷防,同时在离地1米处剪断藤蔓,让枝叶暴晒而亡,再连根拔除,以绝后患。

“它的生命力特别顽强,即便剪断,只要不拔除根部就死不了。”谢春华说,对于薇甘菊必须有足够的重视,“德宏有一农户,骑单车到山下放好后进山干活,两三天后下山车不见了,起先以为被偷,仔细找才发现竟是被薇甘菊吞噬得严严实实。听起来像个段子,可能有所夸张,但确实反映了薇甘菊的侵占能力和繁殖能力都非常强。”

狡猾小蚂蚁

另一群对勐腊植被、土壤虎视眈眈的物种是红火蚁。它们的可怕之处是不但威胁生态,还会伤人。

和薇甘菊一样,红火蚁来自南美洲,生命力顽强、繁殖快、铲除很难。侵占性强,对本地生态环境构成威胁。“一巢红火蚁少则数千只,多则数十万只。海南有个乡镇,因农地全是蚂蚁,无法农耕。”谢春华说,“昨天我下乡,寨子里的老百姓一看到我就围上来,拉开袖子和裤腿给我看,全是红火蚁叮咬过的疤痕,触目惊心。”

和对付薇甘菊的“阵地攻防战”不同,蚂蚁特别精明,你稍惊动它就转移,和你打游击。如果用普通的蚂蚁药,即便将一个蚁群的1/3蚂蚁消灭,剩下的2/3会立即转移,重筑新巢建立家族,反而加速了蚂蚁的蔓延。

面对狡猾的敌人,这场仗怎么打?

谢春华和同事们采用诱敌深入的战略。外汇交易的平台他们用一种蚂蚁爱吃的诱饵药剂,引诱工蚁取食,然后带回巢穴,繁殖蚂食用后死去,便能很大程度控制红火蚁的繁殖速度。既无公害,又行之有效。

最美森林医生

多年来,谢春华累计完成林业有害生物调查面积达139.73万亩、防治面积3.2万亩、检疫木材38.6万立方米、林产品2.8万吨、苗木46万株。首次在勐腊县发现8种昆虫中国新记录种、28种云南省新记录种。建立了勐腊县林业有害生物本底数据和资料库。她的研究成果《外来有害生物红火蚁入侵勐腊县的风险评估》发表于中国科技期刊《林业调查规划》,成为勐腊县森林保护工作的创新点和里程碑。

2018年12月,谢春华被评为第二届“全国最美森林医生”。

如今,森防站的3名“女将”中一人转岗一人退休,单位里来了两名年轻小伙,开车的任务大多落在了他们身上。谢春华除了依然上山下乡做“女汉子”以外,也多了些柔软的时光。

一身旗袍得体大方,气质儒雅温婉,谢春华却告诉笔者这是她唯一一套“漂亮衣服”,还是中学同学拉她去定做的。“她说50岁的女人连旗袍都没穿过,非要拉着我去缝制一条。”谢春华说,她平时大都穿工作服、运动服习惯了,“结果发现,穿旗袍还挺随意、挺舒服的。”

(何晓宇 冯宏伟)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