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百年咖啡记忆,JB Alpha

2020/1/19 10:36:34 栏目 : 外汇ea交易 围观 : 44次

光绪三十年(公元1904年)的一个清晨,法国传教士田德能在宾川县一个名叫朱古拉的教堂周围,种下了数十株从越南带来的咖啡树苗,从此,开创了云南人栽种咖啡,用土方法碾磨、炒制、煮烹咖啡的历史。

100年后,笔者应宾川县委之邀,到被称为“热区宝地”的宾川采访时,当地一名有“富硒葡萄大王”美誉的农户张明洪每晚都会带笔者去品尝“二队咖啡”,该咖啡采用纯正的朱古拉咖啡豆炒制、研磨而成,张明洪告诉笔者,只有在宾川才能品尝到正宗的越南冰咖啡,品尝到国内唯一连片种植,在美国、澳大利亚被称为葡萄王冠上最为璀璨的“紫玉无核”葡萄。

笔者如今还依稀记得,50年前在昆明金碧路中段附近,有一家门面不大的南来盛咖啡馆,到那里品咖啡、喝牛奶、吃越南风味硬壳面包的人虽不多,但生意应该不差,我们这些小娃娃们也经常会被咖啡店传出的浓郁香味所吸引。

20世纪80年代末,随着改革开放的春JB Alpha风逐渐吹到昆明,一些诸如麦氏咖啡、雀巢咖啡开始逐渐进入了昆明,而在昆明南郊老海埂公路的官庄附近,也开设了一家“汤氏咖啡”店,笔者也曾去过几次,印象中只记得该咖啡店不但有味道极香的咖啡,而且还有法国进口的红酒,只是消费档次较高,非普通老百姓消费得起。

笔者当年家中也买了套盒装的雀巢咖啡和咖啡伴侣及一套非常精致的咖啡瓷具和铜匙,但不是因为自己喜欢喝咖啡,而仅仅是为了有客人来时为客人冲上一杯香浓的雀巢咖啡,或者装装风雅而已,以致于2年后搬家时,角柜上的咖啡伴侣大部分都还在,只得将瓶中的咖啡倒掉,拿到办公室供喝茶用,顺便说一句,由于雀巢咖啡的杯子比较厚实、漂亮,故而当时很受喝茶者欢迎。

时光荏苒,转眼间又到了20世纪90年代,在德宏、思茅等地,以熊相人等为首的有识之士,开始大规模地种植、生产后谷品牌的云南小粒咖啡,并将其迅速推广到了京、津、沪、广等地,笔者也因此喜欢上了“小粒咖啡”,并把家中放置已久、无人问津的咖啡瓷具带到了办公室,约上几个从成都、重庆来昆明的文友,喝上几杯后谷咖啡。

说来也巧,当笔者为写咖啡而去宾川时,又遇到了带着北京友人胡先生去喝咖啡的张明洪,而此JB Alpha时这位曾带领宾川果农通过种植葡萄致富的“富硒王”刚刚代表18.3万亩土地上的葡萄果农,参加完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的“宾果儿”产品发布会回到宾川。

啜着香甜可口、且带有一点果酸味的“二队冰咖啡”,品尝着“富硒王”带去的被誉为葡萄王国皇冠上宝石的“紫玉无核”葡萄,笔者怎么也无法把眼前这位正在打造“热谷宝地”、宾川葡萄乡村旅游景点的“富硒葡萄王”与20年前那位把父母送的结婚手表卖掉,匆匆去到大连,带着葡萄苗回家,在一亩三分地上种植葡萄成功,从而彻底改变了宾川果农困境的“大傻子”联系在一起。

虽说现在咖啡种类越来越多,不但有国产的后谷、越谷、爱伲、苦之道金咖啡,还有进口的雀巢咖啡,蓝山咖啡、意大利咖啡、马来西亚的白咖啡。

云南与东南亚国家如泰国、越南相邻,很多喜欢喝咖啡的群体,还会借出差、旅游机会,到邻近的口岸,如临沧的孟定、德宏的瑞丽、红河的河口等地购买越南三合一咖啡,笔者便曾到过河口,看到在那里的“越南城”内,花100元人民币便可买到150克小袋装的最好的三合一越南V8速溶咖啡。

说到喝咖啡,在昆明开出租车的龚先生也较有心得,他告诉笔者,自己喝了快30年的咖啡,主要是后谷咖啡和越南咖啡,一般中、老年人都有的“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等病,而他都没有,每个月花50元、60元买咖啡喝,比买药、进医院更值。后来龚先生又喜欢上了一款名为苦之道的“金咖啡”,并成为了会员,遇到从外地来昆明乘车约游人,他便会把喝苦之道纯咖啡的好处详细介绍一番,他的出租车也成了“苦之道金咖啡”的流动推销点。别说,效果还真不错,很多游人尤其是中老年人、女性都会在离开昆明后与他联系,请其代为发苦之道“金咖啡”。当然,如今他和家人更是只喝纯咖啡了。

(张耀辉)

热门标签